文 / 庄生晓梦

历来人们有“谈虎色变”之恐惧,但是在《笑傲江湖》里,却是“谈人色变”,而这个人,就是日月神教教主——东方不败。

日月神教被武林中人称为魔教,而东方不败也自然就被冠以魔教教主之名,如此看来,称他为魔头并且谈之色变似乎也情有可原。可事实上,东方不败深藏闺阁绣花多年,关于他的威胁论,是不是有些离奇?

众所周知,东方不败当年乃是任我行手下的一员干将,身为任我行左右手的他为日月神教的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。那么,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威名也在此时建立。

但是这样的推论本身又站不稳脚跟。

首先,东方不败的武功是在练了葵花宝典之后才有了质的飞跃,也就是说他之前在日月神教中的知名度,也许还比不上那十长老;其次,彼时的东方不败毕竟还不是教主,人们纵然对他忌惮,也不至于闻之色变。

由此说明,他的名声还是在上位之后传出来的,可是他上位后没多久就不问教内之事,那有关他的这些威胁论又是如何形成的呢?

其实在笑傲江湖里,相较于武林中名门正派之人对东方不败之恐惧,还有一个群体表现更甚。这个群体,就是归附在日月神教手下的那些三山五岳之人。

当时任盈盈一声令下,就有那么多人跳了出来极尽所能地来讨好令狐冲,原因想必很多人都知道,那就是任盈盈总能赐给他们“三尸脑神丹”的解药。由此,他们对任盈盈才会感恩戴德,想方设法想要回报她的恩情。

从这一件事上可看出,很多人都服用了致命的三尸脑神丹,这毒药自然是来自于日月神教,那么始作俑者自然就是东方不败无疑,所以这部分人对于东方不败的恐惧可想而知。对于这些人而言,对东方不败是真正的从心底而生的恐惧,加上他们这个群体涉及的人数比较大,所以渐渐地就将对东方不败的恐惧传播开来,加之他本身为魔教教主,那么武林中人也就自然对他恐惧万分了。

当然这依然是推论。在这个推论中,也有缺陷,那就是魔教中人和正派中人交集很少,并且他们对于东方不败之名估计也是讳莫如深,所以由他们传播这个消息的可能性也并不大。

那么,如果不是他们,又有谁会刻意地帮东方不败来搞这宣传工作呢?

在笑傲江湖的开篇阶段,从令狐冲等五岳剑派、到少林武当等,都认为魔教的威胁与日俱增,尤其是五岳剑派。可事实上,在东方不败上位之后不久,他就选择了在闺中绣花,而将教内事务都交给了杨莲亭。而这杨莲亭很明显也不是什么实干家,除了想几句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的空口号外,整日就是忙着剪除异己。如此一来,日月神教反而是实力大减。

言下之意,当时的日月神教根本没有统一武林之心之行,可是五岳剑派却如大祸临头一般呢?

当时的五岳剑派面临着一大难题,那就是一直以来互相结盟的门派却希望要将五个门派合并,而支持这个想法之人,就是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。

左冷禅想要坐大,他想要将五岳剑派合而为一,进而成为可以与少林武当分庭抗礼的大门派,但是鉴于武林中人那门户之见,所以要想完成这个大业就必须要找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。而这样一来,将假想敌东方不败摆上台面无疑是最完美的方法。

通过将东方不败的威胁宣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那么他左冷禅才能名正言顺地强行将五岳剑派并派,完成他自己的野心。事实上,一直宣称魔教威胁论、东方不败威胁论最多的,也正是嵩山派之人。

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左冷禅一生处心积虑地想要完成并派,到头来却还是为岳不群做了嫁衣。

首页社会